《洪鈞的那頂綠帽》愛情經濟該如何衡量

d2d2668cef1151bc3a83d61997b9e560如果跟我是同個年代,小時候應該都對陳玉蓮演的這部“賽金花"印象深刻; 那時只覺得賽金花楚楚可憐,飄泊來去始終得不到真心愛她的人,陳玉蓮又很有大家閨秀的氣質風範,劇情安排又讓人對賽金花倍感同情。

長大之後略讀史書,所謂“以色相救國“這件事的真實面究竟為何(據說她在儀鸞殿"伺候"過德國將領瓦德西),那不是我想寫的重點。她在那個封建時代也許飽受衛道人士羞辱,但就現代眼光來看,她是個爭取經濟獨立自主的女性,為了事業可以不斷拚搏,COCO Chanel本人都不諱言她之所以可以建立品牌,完全是靠當情婦得來的資金,賽金花其實是現代女性一個很好力爭上游的範本.(但不是要大家去從事八大行業的意思)

講到賽金花的緣故是,她之所以可以聲名大躁,全是因為她嫁的丈夫,是同治年間的蘇州狀元洪鈞,雖然以她的出身妓籍,只能嫁給洪鈞為妾,但因為洪鈞的元配身體孱弱,所以她在洪鈞出任德奧俄荷四國公使時,借用公使夫人的誥命服飾,而她自己也很喜歡社交場合(據說她有學英文和德文,程度如何不清楚)所以成了最早期外交女性的典範。

古代人納妾常常是正室要展現自己“賢慧"的一種表示,讓丈夫多子多孫,也有多人伺候。 而洪鈞考上狀元為官之後,旁人勸他納妾,他很老實的說,娶妾不必什麼光明正大延續後代的理由,納妾就是要娶個美女讓自己享福,不是絕色他不考慮,,在當時一片道學君子中,他算是誠實男人一枚。

我談前面洪鈞和賽金花的故事,是因為他們的關係,在那個封建年代裡是極罕見的被環境迫於平等;由於他們一同出洋公務,賽金花不似一般傳統婦女以拋頭露面為醜事,而相當樂於學習和見識新的外國事物,於是在交際上常常反而外國官員對賽金花的興趣遠遠大過於洪鈞,而那時敢於和洋人接觸的中國官夫人幾乎是異數;所以讓賽金花一枝獨秀的出盡風頭,這埋下了洪鈞心中長久的不滿,畢竟儒家思想裡,女子是裝飾品是傢俱,而如今他靠著賽金花交際而打下的人脈,反而讓他心中更不痛快,大有牢騷。(那時傳聞賽金花給洪鈞戴了不少綠帽,但就現代眼光而言,有這樣的謠言一點都不奇怪! 就算是現代2015年,有能力升遷的女生常常被男人議論是靠著外貌身材甚至跟上司有一腿而上位了。)

而這個思想,到今天,仍然深深埋藏在我們的文化裡; 社交工作能力優於男性的妻子(或女友), 在兩人關係裡吃盡苦頭, 還被教育著“要做面子給男人”的扭曲思想,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事業成功,內心就有說不出的彆扭,總要把自己的女人“教育"成是個依偎的小女人模樣方才趁心。

而回到洪鈞的心胸狹隘一事,我這是用現代的眼光去看他,在他的時代裡,這樣的思想是正常而合禮教的,他在當時並沒有異於常人的價值觀,我想罵他的不是這件事。

傳聞中,洪鈞在高中狀元之前,由於當時洪楊之亂,所以科舉無法好好舉行己有好幾年,而洪鈞的家世相當寒薄,他既沒有科舉可應試,家中的開銷也只能靠當時己經嫁給他的夫人變賣嫁妝度日(在當時叫賢慧,現代稱為吃軟飯),他只好受人推薦,到了煙台這個當時並沒有受戰火波及的地方,想在海關上尋一份文書工作,而就在煙台結識了一名當時的名妓-李譪如。

李藹如據說原名並不是藹如,是洪鈞嫌她的原名”愛珠“俗氣,(說真的也是管太多? 她做這行不愛珠要愛什麼?)幫她改名譪如。

野史中,李譪如的家世甚有來歷,他是雍正年間擅於捕盜的名臣李衛的後代,但旁支流落,和母親沒有依靠流浪到來煙台,她知書識字,能舞劍騎馬,容貌氣質更是出脫的美,於是便走上了當時女人賺錢的惟一一條煙花之路,成為當地數一數二的紅倌人。而她一生的悲劇,就在她遇上洪鈞時開始。

以洪鈞當時的經濟能力,當然無法負擔天天上李譪如所在的望海閣,但他見了李譪如就難以忘懷,而李譪如對洪鈞的印象極好,在她迫為妓籍的隱痛裡,一直希望自己能夠一洗前半生的屈辱。

而她覺得洪鈞吐屬不凡,眼下雖然只是個寒士,但看來對她情深一往,於是她自信自己的眼光不錯,當洪鈞來望海閣時,她總是偷偷塞錢讓洪鈞結帳,或是默默在洪鈞的衣袋裡放些銀票,洪鈞一開始覺得羞赧慚愧,但久而久之,習以為常,只能常常向譪如甜言蜜語,許下些自己都不知道何時能實踐的承諾,但在內心不能無愧,畢竟他在家鄉己經有結髮的元配,他根本就不能如譪如的願望,娶她為正室,但謊言說了一遍又一遍,畢竟連自己也覺得也許有法子成真了。

而在望海閣的譪如,生活卻愈來愈艱難; 洪鈞和她之間隱隱有嫁娶之約的事很快傳遍, 自然沒有什麼豪客願意再上門自討沒趣, 她的處境為難洪鈞看的出來, 卻可以為了自己的私慾仍然不願離開譪如。

而就在這時有個極好的消息,洪楊之亂平定,科舉終於可以正常舉行,洪鈞終於可以赴京應考了,譪如殷殷期盼,總是勉勵洪鈞用功的機會到來; 但上京應考,川資(路費)住宿 應酬的費用,洪鈞是絕對負擔不起, 而他把這煩惱向譪如訴說, 雖然不是明擺著要錢, 但這跟把信用卡帳單跟銀行寄來的存證信函放在譪如面前不是同一個道理嗎???!!

譪如原本就有破釜沈舟的決心要跟著洪鈞, 她相信洪鈞不會變心。於是她毅然遷出望海閣不再從事這行業,把自己惟一的房產賣了,將錢都給了洪鈞,洪鈞當下心感不己,說了許多感激不忘恩,並親筆寫下庚帖,視譪如為夫人,答應中舉之後,即來迎娶的千金之諾。(這裡就大錯特錯了!在清律裡,己有髮妻再娶正室,視同寵妾滅妻,是違法的,更何況應試裡的履歷就己經寫上己婚,怎麼能再有另一個正室夫人?)

更何況,妳給了他銀票之後,他才承諾要娶妳,這邏輯明顯的不能再明顯了!

而洪鈞這一去,不負譪如所望,果然大魁天下,成為狀元。

而就此,他就和煙台的譪如斷了連絡。

身邊友人聽聞他對譪如的承諾大驚失色,告訴他萬萬不能娶譪如,否則言官參一本,他好不容易得來的狀元煙消雲散不說,前途就此全毀; 洪鈞心亂如麻,又不知該如何寫信向譪如啟齒, 所以乾脆丟在腦後, 就此假裝不聞不問。

在煙台的譪如幾個月過去,受了當地太多嘲弄和議論,寫去京城的信如石沈大海,(說真的,洪鈞,你私下寫封信解釋苦衷,譪如知書識字講道理,你先安排她低調前往蘇州老家或是京城可以,先不成婚,再談變通之道很難嗎? 不聞不問是男人嗎?!) 於是她終於受不了流言之苦,和母親商量停當,把住的居所變賣,帶著剩下的盤纏前往京城去探問洪鈞.

最後的結局很好猜,洪鈞知道她到來,驚慌失措,只好假裝不在寓所,拒而不納;託一位親友送去一張銀票,說是給她的一點補償。

一個沒有謀生能力,也不願再回頭從事本行的女子,在收到那張銀票時,心碎莫過一切,當晚,譪如與母親就自殺死於客棧。

這就是洪鈞早年負情的故事,所以我對他是不是被賽金花戴綠帽覺得很無所謂,戴了也是好事一樁,替被負的女子出一口冤氣。

我們在愛情的當下自然都會選好聽的話來相信,誰也逃不了這樣的迷惘;但有許多的日常小事,妳是看的見的,當你哭泣時,這男人若是可以毫不猶豫的自顧自摔門而去,妳要知道的是,他的自尊遠比愛妳重要;當妳工作疲憊不堪時,他卻覺得妳對他付出的不夠多,而不是看見妳12點仍在辦公室寂寞的身影而心疼,妳要默默了解,他覺得自己的需要遠比愛情重要的多;當他從來不說對不起,寧願讓妳自己背負壓力和被傷害的心痛時,妳可能也要看清楚,他不是愛,他只是未饜所欲的需要妳的付出。

永遠要愛自己,如果妳的男人不尊重妳,那就不值得妳一再忍讓; 願洪鈞負情的故事有一些警醒, 願女人們要知道自己是為什麼而愛?為什麼而努力?

2 則迴響於《《洪鈞的那頂綠帽》愛情經濟該如何衡量

emmawu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ordPress Anti-Spam by WP-SpamSh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