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梗新鋪:旅行的意義

???????????????????????????????我們是為了什麼踏上旅途的呢?

為了明信片牆上那未滿足的收集狂熱? 為了忘記或是增加一些記憶而出走 ? 為了那些汗流浹背才拍出來的深隧色彩? 而或只是從來都不要想太多, 就只是為了一些些的不同, 在我平凡人生中的痛快活過更深刻的留下那痕印。

出國前我去看了曦曦 ,小人兒當然不知道她自己己經出國過了兩次,和許多國家 不同種族的人交談玩耍過(真是奇妙:P)對她而言,那又如何呢? 在家裡騎著小腳踏車,載著剛會走路搖搖擺擺的小妹妹禕禕,她們就歡樂了全世界,大笑著擁抱著彼此,不用機票 不必行囊,更不必苦思20天應該帶多少衣服及各種保險措施, 她是這世上惟一看到我會歡樂的大聲叫嚷,撲向我身上的人類,對於她的愛,伴隨著她的成長,只有越來越想努力把全世界都給這兩個孩子;我知道我的未來並不長,於是眷戀也只限於這一小方,是我和小人兒的祕密。

我這可不是什麼要來說人應該活著跟孩子一樣,知足常樂,心懷單純,(他媽的人都長大了要怎麼單純啊?)講這種話的人簡直就是越過天兵等級,脫軌才是他的現實生活。 (其實我很不孝,因為上次跟我講這些道理的就是我母親大人)

我們一年一年的不可能再用什麼“你一定會好起來的"打發的話來讓自己真正活著,而快樂,卻是一種沒有定義的胸懷而已,我曾幻想過用這趟旅行找回一些快樂,但在德奧邊境的高速公路撞上護欄的當下切切實實的讓我明白,不是找回快樂,是認清自己是與眾不同的那個人,才會讓我有繼續下去的動力。

map看來有些支離破碎的路線圖,是我在不要完美的旅程中的小小愉悅。

這途中發生過一些有趣驚險的事,許多人對於我獨自一人搭火車遇上的非法移民摸腳事件,有朋友說光看文字就想哭,覺得死也不做那樣的旅行;但對我而言,我再一次充份認識了自己,我不是一個安於美好風景裡的安逸女人,在那個事件裡我沒說實話的是(怕被眾友撻伐,大家千叮囑萬交待要安全至上),如果那兩個非法移民在火車上真的想做些什麼不利我的舉動,打死我也不會退讓,南希仁教郭靖是”打不贏 逃“,但在郭靖的心中卻自動演繹為“打不贏 拚了!"

獨自旅行,才會看到真正的妳,想要什麼?

(雖然看不看的到這件事,本身就是因人而異的重要,不需要大家都事事講究,我也就只是喜歡在這些事情上,對自己格外囉嗦而已)

接下來因為新家己經搬好,工作也有新的進展(壓力?),會勤於寫文的。SEE U~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ordPress Anti-Spam by WP-SpamSh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