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歐旅鬼故事之一~穿越義奧邊境的火車上……

IMG_8181你瞧著照片裡的我,坐著歐鐵的頭等包廂自得其樂的,外頭的天氣又是夏日般的明媚,渾然不知這離開威尼斯的火車上看似悠閒自在,簡直是七月半的鴨子不知死活,幾個小時之後,我在歐陸假期上的第一椿鬼故事上演…..

IMG_8188

離開義大利時訂的是火車頭等艙,因為我希望行李有較大的位置可以在我視線範圍內。

IMG_8146而如同照片裏,ㄧ個車廂裏有四個位子,門可以拉上(想像開往霍格華茲的列車),位子很舒服可以充手機的電,其他車廂也都有人在談笑,ㄧ切正常。

11137160_10204317884976389_3835238254994717489_n快到邊境時是傍晚,下車的旅客變多了,此時車快開時冒出ㄧ堆黑人衝上車,有搭過的人應該都知道,其實歐洲的火車站很多都不像我們台鐵有查票系統,要混上車不是難事。

但就在我不以為意的當下,突然有個黑人背著背包刷拉打開我車廂門,我整個人警覺起來盯著他看,伸到包包裏找尖銳物品(其實裡面除了手機錢包一無所有,我只是虛張張聲勢)
他示意我他要躲在我對面的椅子下面,比了ㄧ個噓的手勢就迅雷不及掩耳的鑽進去了。(如圖箭頭所示)

10351390_10204317884616380_6580673545098494565_n我正在忐忑不安還無法反應過來時,門刷拉一聲,竟然又再進來ㄧ個黑人,仿效上ㄧ個人 二話不說直接咻一聲鑽到‘我的椅子’下面藏起來;當下我真的傻住了,正在猶豫要不要離開車廂時,因為我怕冷膝蓋上有蓋條絲巾,我感覺到椅子下的人拉了拉我的絲巾,接著,我似乎感覺到他在撫摸我的腳。(天啊到底是什麼意思?!如果這是台灣我早就摔東西大罵髒話叫列車長過來報警了!)

但人在異鄉,雞皮疙瘩整個卯起來也無濟於事,判斷力瞬間薄弱,這時我真的發抖了,附近車廂幾乎都沒人,如果他們要做什麼我也抵抗不了,就在這害怕猶豫的當口,門再度刷拉一聲差點沒嚇破我的膽,走進來了ㄧ個西裝筆挺的上班族先生,禮貌的問我是否可以坐我對面?
我點點頭,這位先生先是打開筆電做了點事,然後和善的跟我聊天,問我是不是出來旅行?打算要去哪裡之類的普通話題。

我ㄧ邊回答一邊腦袋飛快的轉著,手上用英文直接在車票背面寫了張字條遞給他,告訴他我們位子下有躲人,應該是非法移民。他露出有點吃驚的表情,指了指位子下,我點點頭。
這位先生先是愣了一下,點點頭向我示意,接著他稍為提高聲音,問我是不是要在茵斯布魯克下車? 我說對,他說:真巧我也是,你行李看起來很重,不然我先幫你搬到門口,等下陪你下車,你覺得如何?
就這樣好人先生陪我到下車(我不知道他本來到底是不是這站下,當時腦中ㄧ片空白,連好好感謝他都沒有,事後回想真的很慚愧),陪我出站確定那些黑人沒有跟著出現,要我自已小心,趕快去飯店天要黑了(歐洲天黑之後治安不好),他才離開。

IMG_8202

走在茵斯布魯克剛下過雨,濕漉漉的石板街上,我才方然如同夢醒一樣,找了一家NORDSEE坐下來喘口氣吃飯,店員溫和親切的微笑帶我回到現實,我安全了。

許多人對於我獨自一人搭火車遇上這摸腳事件,有朋友說光看文字就想哭,覺得打死她也不做那樣的旅行;但對我而言,我再一次充份認識了自己,我不是一個安於美好風景裡的安逸女人,在那個事件裡我沒說實話的是(怕被眾友撻伐,大家千叮囑萬交待要安全至上),如果那兩個非法移民在火車上真的想做些什麼不利我的舉動,打死我也不會退讓,南希仁教郭靖是”打不贏 逃“,但在郭靖的心中卻自動演繹為“打不贏 拚了!"

獨自旅行,才會看到真正的妳,長什麼樣模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ordPress Anti-Spam by WP-SpamShield